2016年新领导人当选,越南能成为新的亚洲虎吗?

2016年,越南执政党共产党(CPV)将召开第12次全国代表大会,为自己和它所统治的国家选出新的领导人。新的领导人会带来新的政策,但那些希望第二次改革的人可能会失望。任何改变都不足以将越南变成一个新的亚洲小虎。

2016年,越南执政党共产党(CPV)将召开第12次全国代表大会,为自己和它所统治的国家选出新的领导人。新的领导人会带来新的政策,但那些希望第二次改革的人可能会失望。任何改变都不足以将越南变成一个新的亚洲小虎。

矛盾的是,越南通常被称为改革时代的时期并不是改革盛行的时期。上世纪80年代末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崩溃是一个惨痛的经历,它决定了越南统治阶级在接下来几十年的战略前景。因此,doi moi的主旋律不是改革,而是超越一切的稳定。

当面临持续性和变革之间的选择时,越南的统治精英选择了“持续性+”,而“+”往往保持最小。尽管每次都重申改革的承诺,但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,每次都选一位保守派担任总书记和国家最高领导人。

该政权有计划地采取措施,以维持其对权力的控制。其中包括给予军队、安全和警察部队财政和行动特权。历届中共领导人也都寻求与中国结成战略联盟,以确保外国对政权的支持。

另一项政策是提拔“红色太子党”担任领导职务。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(Nong Duc Manh)和现任总理阮晋勇(Nguyen Tan Dung)的儿子——他们现在都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年轻成员——这一引人注目的例子只是一种更普遍的现象在各个层次上的迹象。

虽然这些措施造成了对变革的结构性阻力,但三十年的“doi moi”也创造了一个必须变革的环境。国内情绪显然是支持自由市场体系和与西方建立安全联盟。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 2014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95%的越南受访者支持自由市场。在2014年的另一项皮尤调查中,当被问及越南未来最能依赖哪个国家作为可靠的盟友时,30%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是可靠的盟友,25%的人认为俄罗斯是可靠的盟友,15%的人认为日本。

在过去十年中,尽管旨在规范民间社会团体的总则《结社法》(Law of Associations)在起草23年后仍未生效,但民间社会仍在不断发展。多亏了社交媒体,人们现在能够在政府轻易控制的范围之外建立网络、分享想法、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协调行动。最近在记者Tran Dang Tuan的鼓动下,河内当地政府发起了反对伐木计划的抗议活动,这就说明了这一点。不断增长的“博客力量”是政府忽视的一个声音,这将会带来危险。

与公民社会崛起部分交织在一起的是爱国主义的回归,这种爱国主义在当代的形式往往是反华和亲西方的。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受到压制,但在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冲突中又被重新激发。这种情绪最近给政府带来了巨大压力,迫使其偏离中国轨道。

改革的压力也来自经济。虽然越南经济以每年5%到6%的速度增长,但从质量上讲,它的经济停滞不前。作为制度改革和技术创新的指标,2007-2012年全要素生产率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仅为6.4%。

随着要求变革的压力越来越大,领导人不得不采取行动。越南统治者没有按照知识分子的呼声深化改革,而是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。

在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混合时代,推动了以权力赚钱、以金钱买权力的寻租活动。到2006年,寻租者成为执政精英和中共中央的主导集团。正因如此,他们挫败了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(Nguyen Phu Trong)发起的反腐运动,并将总理阮晋勇(Nguyen Tan Dung)从罢免他的企图中解救出来。

在抵制改革的同时,寻租者有足够的灵活性来塑造一个符合他们利益的新体制。他们的野心和内部竞争将是第12届CPV大会以及未来几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。

2016年的国会会是越南政治变革的时刻吗?是否经许可转载东亚论坛

关于东亚论坛职业投资者

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经济、政治和公共政策分析。